☆你所不知道的图书馆☆ 走进上海理工大学  

最喜欢上理的图书馆,在图书馆里又特别喜爱一件见证着一代代学子更迭岁月的历史的卡片目录柜子,时间的年轮取代了她的功能,但是她还是屹立在图书馆的一角,继续见证着一届届的迎来送往。

世界上大大小小各种类型的图书馆有很多,图书管理员更是无计其数。但在图书管理员这样一个普通的岗位上,却走出过不少名人,无论古今,还是中外。

 

1918年毛泽东在北大教授杨昌济(杨开慧之父)的帮助下,到北大图书馆做助理员。具体工作是每天登记新到报刊和来阅览人姓名。

 

1925年,沈从文在北京香山慈幼院图书馆做图书管理员,其间他还专门到过北京大学图书馆,向袁同礼教授学习编目学和文献学。

 

1926年,冼星海考入北京大学音乐传习所,师从萧友梅博士和知名俄籍小提琴教授托诺夫。在校学习期间,他依靠在学校图书馆任助理员维持生活。

 

1991年,从北京大学“图书馆学情报学系”(现更名为“信息管理系”)毕业的一位学生叫李彦宏,他发挥了在信息管理方面的专长,成就了中国最大的搜索网站——百度。

 

格林兄弟曾先后在卡塞尔皇家图书馆、哥廷根大学图书馆担任图书管理员近二十余年。除了日常的开放借阅、编目著录、抄写卡片等工作,他们还完成了威廉一世侯爵私人图书刊馆与卡塞尔图书馆的合并。同时,他俩还一直坚持文学创作,共同完成了《格林童话》。

 

微软公司的创始人比尔·盖茨也做过图书管理员。他对图书馆情有所钟,在其高达二百四十亿美元的慈善捐款中,有十四亿多美元是专门“用于改善人们的学习条件,其中包括为盖茨图书馆购置计算机设备、为美国和加拿大的低收入社区的公共图书馆提供互联网培训和互联网访问服务”。

上海理工大学图书馆,创建于1907年,为纪念刘湛恩烈士(原沪江大学校长),于1991年11月命名为“湛恩纪念图书馆”,除军工路主馆外,还有营口路校区、水丰路校区、南汇校区和复兴路校区4个分馆。

 

在军工路主馆,问了阅览室的两位老教师,他们很高兴地给我讲起了那个年代的查阅法,并且夸了我一句,说她们被你发现了,似乎很意外,虽然她就在随时可见的地方,但是很少有人对她注目,关注她身后的故事!

在没有计算机检索的年代,要想在图书馆借阅图书,卡片式目录就是最方便有效的书目检索工具,通过书目卡片索引可以准确地找到藏书位置。每一本图书的成功查阅,都是通过图书馆员编目索引工作来实现的。

 

其中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师说:“在我的印象中,图书的编目工作是当年图书馆各项工作中最令人向往、最重要的工作。图书编目工作中一项重要的工作就是编制书目检索卡片,从图书馆近10万册藏书中找到自己想要的书而不借助书目卡片索引,无疑是大海捞针。”

打开卡片柜的一盒盒卡片,有不同的纸张、不同的字迹,有的纸张已泛黄,有的还是繁体字著录,明显使人感到年代久远。可以看出是不同的人在不同的年代著录的卡片,具有不同风格的字体,有的字形端正、灵秀清丽,有的笔力遒健、古朴典雅,但无不是字迹清晰,绝无无法辨认的状况出现。

 

在卡片式抽屉外面还剩有写着分类的白色字条,“工业企业”、“工业经济”、“工业统计”、“工程”、“工程机械”、“工程材料”、“工程制图”、“工程数学”等字样,其中一个抽屉写着上海理工大学目录柜淘汰的日子,“上海机专 1993年 清”字样。在新书架与旧目录柜的对比映衬下,愈发显得目录柜的古朴与质感。

如今,书目信息可以直接录入到计算机管理系统中,纸质卡片已成为历史,读者再也不需要到图书馆打开卡片柜翻看目录卡片来检索图书的藏书信息,另一位图书管理员告诉我,作为曾经图书馆最重要的检索工具——书目卡片式目录和目录柜发挥了一次极大的作用,因为要把海量的图书在短时间内录入到计算机管理系统中谈何容易,只有借助于书目卡片。

 

长久以来一直被人们称之为“揭示文献的真实面目”,“打开知识宝库的钥匙”的卡片式书目也成为过去,卡片柜前一片寂寞,似乎已完成了它们的历史使命。

 

每每独自一人站在卡片柜前,慢慢地打开一盒盒卡片,看着那些纸张微微泛黄的卡片,卡片上熟悉的字迹就会让我心中的敬意油然升起:正是这一盒盒精心制作的卡片承载并见证了几代图书馆人为科研提供文献保障而辛勤工作和无私奉献。

 

文章,图片由上海理工大学明廷玉老师投递

© 2001~2017 iGroup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1220号
浏览统计: